ag视讯庄闲技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风险防范

风险防范

干了3天偷了3次 无需持证上岗的保姆谁监管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3-01 16:38:50 点击数:

张女士平时忙于工作,只有周末才回家。考虑到奶奶已经90多岁,父亲也60多岁了,她就计划着给老人请个保姆,帮忙打扫卫生、做做饭。

为照顾老人请钟点工但家里现金每天都少

去年6月份,张女士在网上选了一家名为管家帮的家政服务公司。“当时签了合同,每天9点到12点来家里打扫卫生、做饭,周末休息。”张女士说,10月份时保姆怀孕,家政公司又给她安排了另一位徐姓保姆,“一开始没察觉,结果没想到就出了问题。”

去年12月初,张女士的父亲驾车在高速收费站交钱时,发现钱包并没有现金,不禁犯起了嘀咕。“我爸跟战友一块去旅游,他负责管钱,当时还专门查过,还剩1000元左右,自己钱包还有五六百的现金,现在都不见了。”张女士说,父亲平时不大出门,而家里除了93岁的奶奶,就只剩下保姆一人了。

此后几天,张女士的父亲不时在羽绒服兜里放上几百块钱,再把衣服放在玄关处的衣橱上,“果然钱还是少了,我爸这才给我们打电话说了这个事。”

为“抓贼”装上监控 上班三天就偷了三次

“当时我爸还担心误会保姆,让我们买个监控偷偷装上,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张女士说,等待监控到货的几天里,父亲开始记账,发现几乎每天钱包里都会少钱,“每次都是偷一点,钱包有个五六百的话,就少个一二百块钱。随后,我爸还在钱上偷偷用红点做了记号。”

去年12月18日,张女士的父亲在书房查看安装在玄关处灯架旁的监控时,发现保姆正在门口偷钱,赶忙给女儿打了电话。“我们赶紧报了警。”张女士说,保姆被控制住时,民警从她身上发现了做过记号的现金。事后,张女士查看监控发现,12月14日、17日、18日,保姆每天都偷钱,“中间空的那两天还是周末她没来。相当于她连着上了3天班,就偷了3次钱。”

张女士说,现在保姆已被取保候审。“她丈夫给我道过歉,我也能原谅,只不过现在对于偷窃数额有点矛盾。”张女士说,“她家总共少了近3000元钱,可保姆只承认了1000元左右。”张女士认为,偷盗数额是原则问题,“该是多少就是多少。”

保姆偷盗属个人行为 公司称责任不在他们

事发当日,张女士曾到家政公司讨说法,但对方始终坚持“这是员工的个人行为,跟他们没关系”。张女士说,她只有两个诉求:一是要求张姓负责人代表公司上门给老人道歉;二是要求家政公司“还”给她丢失的钱。

2019年2月21日,该张姓负责人表示,这是保姆临时起意的个人行为,公司没有办法对此承担后果。“我们确实和她签了合同,但那个保姆并不是公司的正式员工,和我们属于劳务派遣关系。不过人毕竟是我们派过去的,所以我们也提出给她1000元的保洁卡作为补偿,但她不同意。”该负责人还表示,他们曾对保姆进行身份信息、是否有不良从业经历进行调查,但对于是否犯过法则不得而知,“我们没有那个权限去查。”对于张女士的诉求,该负责人称,他可以上门道歉,但没法同意赔偿,“我认为责任不在我们,现在对方已给我们发了律师函,我们也会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记者调查

保姆谁都能干 有的公司甚至不培训

21日晚,记者通过某招聘网站搜索济南保姆服务,显示的招聘内容有数十页。点开招聘链接,里面的宣传信息大多很专业,“要培训、要考证……”那么,看似规范严格的招聘,实际情况又如何呢?记者以帮家人找工作为由,随机拨通了3家家政服务公司的电话咨询。

3家家政服务公司都表示招聘,并可以进行培训业务,但培训内容及严格程度各不相同。其中一家公司表示,首先要看想应聘的是钟点工还是专业的育婴师,“钟点工的话就比较简单了,你来培训1天,教教你在客户家怎么服务,然后交上200块钱,就可以发放家政证书了。再去医院做个乙肝五项检查,拿化验单来,没问题就可以上班啦。”第二家公司与其招聘要求也大致相同。

第三家家政公司的要求则“低的离谱”,“手脚勤快吗?会做饭吗?来面试看看,只要没问题,交个200块钱就可以给介绍活……”

●业内人士

持证“身价倍涨” 大多证书“国家不认”

刘阳(化名)在济南一家有名的家政服务公司从事投诉处理业务多年,在他看来,目前家政服务行业“水很深”。他介绍,目前家政服务市场庞大,但真正的持证人员并不多,“国家承认的是由人社部门组织考试的中级和高级证书,特别严格,考过的人很少。同样,如果考过了,身价也就水涨船高了。”

“像育婴师、催乳师等,要求相对严格,正规公司都会看证。”刘阳说,正规的家政服务公司,大多都会有自己的培训学校,“培训前都会签订协议,考取了证书只能留在本单位工作。一些小公司没有这部分业务,有证的人又请不起,就会找些有相关经验但没证的人,经过内部培训上岗,一般也不会有人查。”

刘阳透露,在他们行业内部流传着一句话:“千万别出事,出事即大事。”“其实说起来,我都不知道具体的主要监管单位是谁,几乎谁都能管上一点,但又没人真来查。一般出了什么事,主要靠我们跟业主协商解决。”同样,也正因缺少监管,不少小公司在家政服务这块“大蛋糕”面前“铤而走险”,找些不具备资质的人员进行服务,“大多先派些简单的活干,相当于在实战中培训。”

●监管漏洞

不用再持证上岗 管理、服务等环节应完善

2015年底,人社部废止了第6号劳动令,包括家政服务员在内的90个执业不再需要持证上岗,而是由各个家政服务公司内部培训。2018年1月,济南阳光大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卓长立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5年家政服务员从业资格证取消后,家政从业人员便无需再持证上岗,一些没有机构依托的所谓培训学校也开始进行职业培训,盲目追逐市场。

目前,家政市场存在“仅凭一张身份证、健康证就能入行”的现象,有时甚至连健康证都是假的。家政行业从业门槛较低、从业人员良莠不齐,且很多企业仅起中介作用,对从业人员的审查筛选、持续监管和教育培训都很不到位,这给了“问题保姆”以可乘之机。这些现象说明,家政公司亟需在管理、培训、服务等多个环节予以完善,相关部门应该进一步强化监管。